诗词散文
您当前所在位置是:首页 >> 职工文苑
作者:刘娇        发布时间:2020-01-17        点击率:115        分享到:
语音播放:

今天的朋友圈被西安的初雪刷屏了,高楼林立的西安仿佛又成了雕栏玉砌雪满树的长安,而黄陵也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三场雪。

提起冬天,最先想到的就是漫天飞舞的大雪。和春的绿草、夏的蝉鸣、秋的落叶不同,雪里既有玩闹的孩童,忧郁的少年,又有搀扶着雪染白头的夫妻,雪不是某一个人的独家记忆,而是所有人的浪漫。凡是与雪有关的新闻,下面的评论皆是身处此地的欣喜和错过此景的遗憾,这般众口一辞的评论在当今实属少见。

南方人见到雪时的“疯狂”也成了南北差异常见的谈资。作为一个标准的北方人,实在无法理解他们半夜起床去西湖欣赏断桥残雪并广发朋友圈的行为,说是看雪,照片上最多的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拍照亮起的一个个闪光灯,冬夜好不容易落下的薄薄一层白色也被脚印冲散,只剩下桥头栏杆上被捏出来的袖珍小雪人。

江南的雪是温柔的,在天上转几个圈再缓缓的飘下来,停在身上也分辨不出来究竟是雪还是水雾,落在还没来得及凋落的树叶上更显得翠绿,拂在脸上轻柔的像婴儿脸上的绒毛;西安的雪是清冷的,片片分明,不由分说的停在钟楼深绿的琉璃上,落到城墙青砖的缝隙里,覆在行人匆匆的脚步间。像父亲眼角的皱纹,有着令人感到踏实的岁月感;黄陵的雪是无常的,等发现头发上散落的雪花,一低头,地上已悄然覆上了一层白,再一抬头,就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大几率都是洋洋洒洒,包裹着万物,有时又不知不觉,偶尔吹向脸颊的小雪粒成了落雪的唯一证明。像极了青春期的少女,温柔又骄纵。

有人曾说过:“晴天适合相见,雪天适合思念。”待到雪过天晴,在新年去见想见的人吧,新年快乐。(黄陵分公司 刘娇)

5_副本.jpg